当前位置:首页> 改革开放40周年

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 | 蒋成华:用勤勉和专注承担时代使命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作者简介:

蒋成华,男,汉族,1977年3月生,2001年4月入党,法学博士,商务部条约法律司副司长。2002年参加工作,历任商务部条法司世贸组织法律处科员、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投资法律处副处长、处长。2014年,被中央国家机关工委授予“中央国家机关青年五四奖章”。2016年被中共中央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17年,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作为商务部生产和工作第一线党员代表参加党的十九大。

正文:

感 言

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时代。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中国共产党正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伟大事业呼唤敢于担当勇于奉献的青年。我就是这个时代洪流和巨浪中的一颗水珠,虽然渺小,也会闪耀灿烂的光芒!改革开放和依法治国,是党和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两个车轮。作为新时代的商务法律人,我将继续用勤勉和专注推进改革开放和依法治国进程,继续用实际行动为党和国家的伟大事业贡献力量。

在北京东长安街边上,有一幢庄严的办公大楼。在这幢大楼里,有一大批年轻人,不论是工作日还是节假日,不论是白天、晚上还是凌晨,都在办公室里紧张地工作着,就像永不停歇的陀螺,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他们的情感总是随着国家改革开放事业的新发展而欢快奔放,他们的脉搏总是跟着党和人民事业的新步伐而跳动起伏。我,就是商务系统成千上万名党员干部中的一员。

商务战线上的改革开放推动者

习近平总书记说,“改革开放是我们党在新的历史时期最鲜明的旗帜,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而推进中美投资协定谈判是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战略决策,是推动国内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重要抓手和突破口。

2013年7月,党中央、国务院作出重大决策,决定首次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模式与美方开展谈判。负面清单是一种全新的管理理念,需要转变思想观念,革新现有管理模式;负面清单同时是一种全新的管理模式,需要清理和调整成千上万的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大幅减少行政审批,倒逼深层次的扩大开放。作为具体承担谈判工作的处室负责人,我和条法司投资法律处的团队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本着对党和人民负责的态度,扎实开展科学缜密地研究、分析和评估,组织协调110多个中央部门和各地方政府深度参与,从17万件法律文件中甄选出238部法律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涉及9971个法律条款。通过巨大的工作量投入和扎实的基础性工作,我和我的同事们向党中央、国务院提交了一份高质量的负面清单出价建议方案,成功推动谈判进入到新的阶段。

这项谈判由于各种原因尚未完成,但谈判取得的重大成果已为国家的改革开放提供了新的动力。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十八届五中全会、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均有体现,成为新形势下国家推进改革和扩大开放的有力抓手。2013年,作为党中央、国务院在新形势下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一项战略举措,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成立,其中的一项重大制度创新就是探索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2015年,国务院下发《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意见》(国发〔2015〕55号),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探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和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制度,推动建立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现代市场体系,营造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建设更高水平市场经济体制。

如今,“负面清单”这一来自于中美投资协定谈判的概念,已在中华大地上深入人心,成为我国新时期转变政府职能、全面深化改革、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重大制度创新。

商务战线上的依法治国践行者

习近平主席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中国将加快出台外商投资法规,完善公开、透明的涉外法律体系,全面深入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改革开放早期制定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以下称外资三法),奠定了我国利用外资的法律基础,为推动我国改革开放伟大历史进程作出了重大贡献。然而,随着形势的发展,现行外资三法已经难以适应全面深化改革和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需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了“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改革涉外投资审批体制”的重大部署。我和条法司投资法律处的团队承担了这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修订外资三法、制定统一的外资基础性法律是对我国外商投资法律体系的颠覆性革命,是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全面深化改革和进一步扩大开放的迫切需要,立法任务重,社会关注度高。

使命在肩,责任在我。我深知这项立法工作专业性很强,需要借鉴国际上其他国家的立法经验,需要总结三十多年来外商投资法律实践的经验教训,需要统筹考虑国际投资协定的缔约实践和最新发展。我和投资法律处的团队充分发挥所学,以高度的责任感与高效的工作能力组织并承担了大量的立法工作。我们组织召开了数十次跨部门协调会、企业座谈会、专家论证会和内部论证会,对草案每一个条文、每一个表述都精益求精,力求准确表达立法原意,草案文本经历了近百次修改和调整。

经过两年的全力攻关,立法工作取得重大进展,草案顺利公开征求社会公众意见,总体上得到了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和普遍欢迎。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凤凰网、路透、彭博、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国内外重要媒体进行了报道。各方普遍认同商务部提出的三法合一、制定统一外资基础性法律的立法思路以及草案拟确立的主要制度。

2018年12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对外商投资法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我深信,这部法律出台后,将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和法治建设新的里程碑,谱写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动新一轮对外开放的新篇章。

商务战线上的多边贸易体制捍卫者

习近平主席在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我们应该坚定维护自由贸易和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制。中方赞成对世界贸易组织进行必要改革,关键是要维护开放、包容、非歧视等世界贸易组织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保障发展中国家发展利益和政策空间”。

以世贸组织为核心、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是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基石。在世界经济格局深刻调整,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多边贸易体制遭受了严重的冲击。个别国家采取滥用“安全例外”的232调查措施,严重破坏世贸规则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个别国家依据国内法采取301调查措施,公然践踏世贸规则的权威性与公信力。

形势严峻,时不我待。面对这样的新形势和严峻局面,在全面梳理并深入研究232措施和301措施与世贸规则的一致性的基础上,我和条法司世贸组织法律团队拿起了法律武器,第一时间将之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充分揭示其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法律性质,彰显中国政府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坚定态度。尤其是,在中国政府向世贸组织起诉美钢铝232措施之后,欧盟、加拿大、俄罗斯、瑞士、墨西哥、印度、挪威、土耳其等八个世贸成员也竞相对美提起诉讼,形成了九个世贸组织成员联合诉美的局面。

争端解决机制是世贸组织的核心支柱,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可靠性和可预期性、迅速解决成员间贸易争端、确保世贸组织的有效运转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上诉机构是世贸组织专门审理上诉案件的常设机构,是争端解决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个别世贸组织成员阻挠上诉机构成员遴选,严重威胁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常运行,给多边贸易体制的正常运转带来体制性风险。上诉机构成员遴选问题已成为世贸组织面临的迫在眉睫的危机,亟须尽快解决。

面对这一局面,我们充分研判形势,制订扎实有效的工作方案,并与欧盟、加拿大、印度、俄罗斯、墨西哥、土耳其、挪威等世贸成员展开密集磋商。在中欧世贸组织改革联合工作组项下,与欧盟方面更是开展了十余轮次的沟通和协调,并就上诉机构程序改革涉及的关键问题达成了一致。2018年11月22日,中国、欧盟、加拿大、印度、挪威、新西兰、瑞士、澳大利亚、韩国、冰岛、新加坡、墨西哥等世贸组织成员向世贸组织提交了关于争端解决上诉程序改革的联合提案。该提案是中国政府为打破上诉机构成员遴选僵局所迈出的坚实一步,也是中国政府推进世贸组织改革、优先处理危及世贸组织生存的关键问题提出的一项重要举措,举世瞩目。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论我们的事业发展到哪一步,不论我们取得了多大成就,我们都要大力弘扬伟大长征精神,在新的长征路上继续奋勇前进”。每次深夜加完班回家,在长安街边回首商务部肃穆的办公大楼,我总是能够看到还有很多窗户依然亮着灯光。那个时候,我的心中总是充满着温暖,充满着前行的力量。我知道,在新的长征路上,我并不孤独,还有那么多的同事在与我同行。

面向未来,我将继续做改革开放的推动者、依法治国的实践者和多边贸易体制的捍卫者,继续做“政治强、业务精、作风实”的商务干部和合格党员,继续用勤勉和专注承担时代使命,继续以智慧和务实书写共产党员的赤子之心!

推荐文章:

    商务部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商务部网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商务部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 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 法律责任。